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 工程案例 > 案例分析 > 正文
 
王振江國有公司、企業人員濫用職權案二審辯護
 
尊敬的審判長、審判員:
我今天受托擔任王振江的二審辯護人,為維護其合法權益,特發表如下辯護意見,供法庭合議本案時參考。
根據法庭查明的事實,辯護人認為王振江依法不構成國有公司、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王振江在退休后到香料廠幫忙,在為萬子敏等26人申報安置補償金時,客觀上沒有濫用職權的行為。由于香料廠企改時市政府沒有明確的政策規定,雖然,個別人不該領而領到了企改安置補償金。由于王振江等人沒有謀私利,無主觀惡意,故不應以犯罪來對待,一審判決認定不當,請二審法院撤銷一審判決,依法宣告王振江無罪。具體辯護理由如下:
一、關于案件的定性問題
辯護人注意到,一審法院雖然對公訴機關貪污罪的指控沒有支持,但認定王振江等人構成國有公司、企業人員濫用職權罪的定性也是不當的。一審判決事實認定部分,就沒有被告王振江等人濫用職權客觀行為的認定,理由部分認定,在企業改制過程中,違反有關政策文件規定,更是沒有證據佐證,故雖然否定了貪污指控,但認定濫用職權也是明顯錯誤和不當的。
二、王振江等人沒有實施濫用職權的行為。在整個香料廠改制過程中,王振江等人僅是干了他們按上級安排應該干的事情,并沒有超越職權,或不正確行使職務范圍內的權力。
1、違反規定進人或招工均發生在2005年之前,不是濫用職權的行為。經查,在1997年香料廠停產之前,進的有高錦停、楊光、鮑云俠、楊亞東、鮑建軍、吳秀蘭、魏艷七人。1997年停產之后,2000年4月阜政秘110號文件下達之前,進的有劉影、李影、蘭恒軍、李淑琦、樊其書、沈淑芹六人,胡明在2001年11月之前主政期間,進了劉子貴、張燕、閆玲三人,之后軍隊轉業安置劉同義,市外經委安排的谷洪運,市就業局安排的許克潁。王振江等人安排或招工的僅有七人,在進人問題上,他們確有違規之處,但這不是濫用職權的犯罪行為。
2、香料廠改企時,阜陽市政府并沒有明確的政策規定,對職工安置補償金的申報以及補償政策界限沒有明確的文件規定。一審判決認定的阜政秘110號文件并不是指導企改方面的文件,不能作為企改的依據。由于香料廠是企改試點企業,在市政府沒有明文規定的情況下,只能是“摸著石頭過河”。故改制時只能借助于上級主管部門領導對企改的指示,按冉獻九主任的四點指示,其中凡是在2005年4月新商務辦成立前的均可以申報。因此,一審判決認定,王振江等人違反有關政策文件規定,就是無源之水,無本之木,何來有關政策文件規定?直到2009年6月3日阜陽市人民政府辦公室才下達(2009)阜政辦46號文件《阜陽市屬國有企業改革若干問題的實施意見》。故一審認定王振江等人在萬子敏等26人申報安置補償金的問題違反規定的認定不成立。
3、王振江等人為萬子敏等26人申報時,沒有弄虛作假,欺上瞞下,申報材料均客觀真實,不存在玩弄職權,隨心所欲的亂作決定。
2008年4月18日上報的《香料廠職工安置方案》明確為1999年4月之前和之后進入的職工,2008年7月10日上報的《香料廠改制方案》報告了香料廠1997年停產,職工的勞動關系檔案資料,均按實際進入的年限上報,根據經驗法則,香料廠1997年就停產了,在此之后進的人不可能履行勞動義務,因此,對萬子敏等26人的申報王振江等人沒有濫用職權。
4、由于沒有明確的政策文件規定,萬子敏等26人在2005年4月前,均與香料廠、外貿公司建立了勞動關系,故這些人雖然僅是掛靠勞動關系,沒有參加過實際的勞動。但對這部分人沒有禁止申報的文件規定,加之冉獻九的四點指示,故王振江等人為他們申報沒有過錯,主觀上無惡意。加之對香料廠職工身份的認定,2008年6月17日市社保局有批復,對《香料廠職工安置方案》、《香料廠改革方案》市商務辦有審核請示,市企改領導小組辦公室有審核意見,市企改領導小組在2008年8月22日下達了正式批復。因此,作為香料廠的企改,王振江等人是嚴格按冉獻九的指示辦事,征求職工意見、公示、報批一個程序不少,一審武斷地認定對萬子敏等26人不應申報的認定不成立。
5、認定造成國家財產損失1557697.59元的結果不成立。萬子敏等26人作為勞動者,按企業的宗旨和原則,就應該安置補償,這些人在香料廠參與改制,他就不能參加其他單位的改制,補償金給了這些人不是造成國家財產損失。雖然個別人確實不應得到安置補償,王振江等人那也是無心之過。至今萬子敏26人對安置補償金的領取,審批機關也一直沒有撤銷,依然有效,何來損失?!
三、王振江等人在為萬子敏等26人申報時,無主觀惡意。說到惡意,那就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王振江等人沒有違反規定申報,沒有違背冉獻九的指示,因此,不存在濫用職權的故意行為,四人主觀上無惡意。
四、王振江不是適格的主體,本罪主體是特除主體,只能由國有公司、企業單位的工作人員構成,然而,王振江在香料廠企改時已經退休,他不是香料廠的工作人員,依法不構成此罪。
五、我們要正視企改的復雜性
我們知道企業改制牽扯到職工的切身利益,一直是政府頭疼的事情,企業各有各的具體情況,其復雜性可想而知,故企業改制往往是一企業一模式,各企各政策。根據最高法《關于辦理國家出資企業中職務犯罪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意見》第八條的規定,“對于企改犯罪案件,要綜合考慮歷史條件,企業發展,職工就業,社會穩定等因素,對于主觀惡意明顯,社會危害嚴重,群眾反映強烈的嚴重犯罪要堅決依法從嚴懲處,但對于違反政策法律規定,行為人無主觀惡意或主觀惡意不明顯,情節較輕,危害不大的,可以不作為犯罪處理”。然而王振江等四人在沒有違反國家政策、法律、法規的情況下,按領導指示申報,何罪之有?!依法不應認定為犯罪。         
總之,王振江等人的無心之過,致使個別人領到了安置補償金,依法不應作為犯罪來對待,法庭應宣告王振江無罪,只有這樣才能維護法律的正確實施。
以上意見,如無不妥,懇請采納。
 
 
                                  辯護人:余鴻飛律師
                                    2013年8月28日
2013-11-12 10:25:22
百胜国际娱乐网站网址 贵溪市| 温州市| 安化县| 盐池县| 宁武县| 峨山| 荃湾区| 什邡市| 双鸭山市| 石屏县| 原平市| 漾濞| 曲阜市| 永顺县| 罗田县| 甘谷县| 潼关县| 千阳县| 大化| 静宁县| 宣化县| 庆元县| 浪卡子县| 慈利县| 漯河市| 鸡东县| 盐源县| 普陀区| 巴东县| 乐平市| 江华| 达日县| 抚宁县| 德化县| 奎屯市| 鹰潭市| 湖口县| 宜昌市| 铜鼓县| 永福县| 建湖县| 新和县| 内丘县| 克拉玛依市| 盐池县| 新巴尔虎右旗| 新津县| 长寿区| 西乌| 沂源县| 闸北区| 吕梁市| 新余市| 万盛区| 阿拉善左旗| 雷波县| 平邑县| 庆安县| 大理市| 玉田县| 阜新| 江阴市| 什邡市| 沿河| 瑞金市| 邯郸市| 乐东| 泸西县| 元朗区| 宝兴县| 吴旗县| 松江区| 新化县| 楚雄市| 建昌县| 南丹县| 衡南县| 衢州市| 太仓市| 华池县| 绥化市| 平山县| 梨树县| 凉城县| 三亚市| 英吉沙县| 竹溪县| 吉木萨尔县| 平舆县| 墨竹工卡县| 丰原市| 常州市| 略阳县| 英山县| 澄迈县| 罗江县| 涞水县| 徐州市| 梁山县| 出国| 承德市| 铁岭县| 静宁县| 崇义县| 阿克苏市| 宜黄县| 海宁市| 麻城市| 无极县| 武威市| 景宁| 阿拉尔市| 上饶市| 乌拉特前旗| 彭州市| 石屏县| 海口市| 武平县| 平度市| 双峰县| 铁力市| 宾阳县| 定结县| 汕尾市| 新龙县| 天门市| 太白县| 开封县| 阿勒泰市| 金秀| 龙川县| 威海市| 定结县| 长治市| 许昌县| 丰原市| 阳城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