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為首頁 
加入收藏 
聯系我們 
   首頁 > 工程案例 > 媒體報道 > 正文
 
專家:朋友間發黃段子以“性騷擾”定性更恰當
 

2010年02月10日 法制網-法制日報

  法制日報訊 記者蔣安杰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以下簡稱“兩高”)于近日聯合發布并于2010年2月4日起施行的《關于辦理利用互聯網、移動通訊終端、聲訊臺制作、復制、出版、販賣、傳播淫穢電子信息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二)》(以下簡稱“《解釋(二)》”),以及“兩高”及其有關機構負責人的相關答問、訪談,受到社會的廣泛關注和熱議。

  對此,我國著名刑法學者趙秉志教授評價說,這是我國刑事司法活動隨時代發展及時應對新型犯罪行為的體現,是我國最高司法機關以司法解釋形式能動地促進刑事司法活動的體現。

  關于大家普遍關注的親朋好友間發些黃色段子是否應該定罪的問題,趙秉志教授發表觀點說,據媒體載,有關權威性的解說指出,親朋好友間傳播淫穢信息一般不按犯罪處理,傳播淫穢物品行為定罪需要有兩個要件:一是在公共場所進行傳播,二是情節嚴重(如多次傳播、數量較大、傳播人數較多,甚至后果比較嚴重);而一般的親朋好友之間傳播淫穢信息,一方面不屬于公共領域,另一方面數量、人數、后果都不會太嚴重,因而這種情況不按犯罪處理,影響較大的也只是違法行為。這個解說合法合理合情,應當在《解釋(二)》中予以明確,以有效地劃清罪與非罪的界限。

  在趙秉志教授看來,相關權威解說中有下述兩個涉及罪與非罪區分的觀點不夠妥當:一是“當這一傳播發生在朋友或者夫妻之間,如果他的朋友對這個感到非常生氣,覺得受到傷害了,是受害者,那有可能算犯罪。但如果那個朋友喜歡,沒有受害者,這肯定不算犯罪。”趙秉志教授評價說,這豈不是使罪與非罪的區分取決于行為對象的主觀感受了么?此種情況下確有必要時論以性騷擾行為而非傳播淫穢物品罪也許更為妥當;二是認為甄別信息是否淫穢,就是能否讓自己的親屬、子女一起看,如果不能一起看,那肯定就是淫穢的,親屬之間、好友之間一般很少有這種傳播淫穢信息的行為。

  趙秉志教授認為這一解說有一定道理,但不盡確切也不夠周密。因為親屬、好友之間的交往關系是復雜的、多樣的,親屬、好友之間未必一定不會在一起看淫穢信息,親屬、好友間在一起看淫穢信息甚至觀看淫穢錄像的也絕非個別,但這都還屬于道德范疇而非法律所應管轄,更不應追究刑事責任。

2010-2-10 15:26:00
百胜国际娱乐网站网址 从化市| 庆云县| 朝阳区| 晋城| 陆丰市| 陈巴尔虎旗| 台湾省| 兰溪市| 布尔津县| 保靖县| 枣庄市| 阿拉善右旗| 荆门市| 洪洞县| 云南省| 嵩明县| 仁化县| 蓬安县| 道孚县| 东阿县| 临洮县| 大姚县| 宁南县| 凤台县| 海丰县| 北流市| 崇明县| 富顺县| 四子王旗| 海南省| 大宁县| 云南省| 同仁县| 板桥市| 自贡市| 五家渠市| 美姑县| 黄浦区| 平谷区| 信阳市| 勃利县| 屏山县| 沐川县| 吉安县| 汉阴县| 遵义市| 龙州县| 郯城县| 龙南县| 新河县| 建瓯市| 两当县| 乐亭县| 乌鲁木齐市| 乳山市| 霞浦县| 珠海市| 布拖县| 溧水县| 清涧县| 颍上县| 定边县| 阳城县| 金湖县| 津市市| 东丽区| 红桥区| 称多县| 绥江县| 金塔县| 根河市| 凌云县| 武城县| 颍上县| 五家渠市| 顺平县| 邯郸市| 读书| 平远县| 鲁山县| 蓬溪县| 天门市| 民县| 肇州县| 杨浦区| 吉首市| 五河县| 云龙县| 芷江| 鄄城县| 莲花县| 湖口县| 沙河市| 祥云县| 抚顺市| 田东县| 永康市| 锡林郭勒盟| 东丰县| 淮安市| 石台县| 筠连县| 五台县| 北辰区| 克山县| 新绛县| 精河县| 金川县| 固始县| 商水县| 南皮县| 潮州市| 新巴尔虎左旗| 武城县| 玉树县| 伊宁县| 都兰县| 工布江达县| 东乌| 洛扎县| 宜春市| 拉萨市| 灵寿县| 疏勒县| 明溪县| 墨脱县| 英超| 富川| 恩平市| 巴楚县| 余干县| 喀什市| 莱阳市| 宁夏| 万源市| 汝城县| 彝良县|